當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網 > 文明聚焦

深山里的加油站,夫妻倆守了19年

每年春節,一家人都在加油站里度過

發布時間:2020-01-18 11:30:00 來源: 錢江晚報 通訊員 陳妍 記者 王燕平

  中石化建德檀村加油站,位于建德、龍游和蘭溪交界處,從加油站往西一二百米就是龍游境內,往東2公里則進入蘭溪,隔著351國道則是連綿的群山,一眼望不到頭。

  加油站門口就是351國道,這條路今年要完成拓寬改造,從現在的雙向兩車道變為四車道。加油站背后,是坐落在山腳下的陳店村,中間隔著一條小溪和兩三百米寬的荷葉塘。

  在這個山坳里的加油站,諸葛軍和宣飛亞夫妻倆,一守就是19年。從2002年承包加油站至今,每年春節,一家人都是在加油站里度過的。十年前,他們在建德城里買了新房,但至今諸葛軍在新房里住的時間總共不到一個月。

  放棄縣城生活堅守深山

  夫妻倆十幾年全天候加油

  1970年生的諸葛軍,是中國石化建德支公司的“油二代”。父親早年退休于建德油庫,諸葛軍則做過油庫計量員、潤滑油銷售員。2002年,建德支公司試點小站改革,檀村加油站因地處深山,沒人接手,家里女兒剛出生的他毅然選擇了承包。

  “剛來到站里的時候,周圍的草都長到齊腰深,地面坑坑洼洼。國道上來往的大貨車很多,經常是漫天灰塵!敝T葛軍回憶說。那時候,加油站附近有許多礦山,都是給水泥廠供貨的。雖然眼前的境況有點“凄慘”,但諸葛軍還是安下心來:貨車多,意味著生意會好些。

  妻子宣飛亞當時在企業里做出納,為了照顧丈夫起居,她放棄了朝九晚五的生活,和丈夫一起經營這個深山里的加油站。

  因為承包的壓力,諸葛軍成了“拼命三郎”——別的小加油站都是朝七晚七的作息時間,他則是24小時全天候服務。

  有一年冬天,凌晨兩點左右,氣溫早已降到零下,加油站來了一個車隊,七八輛大貨車。加油前,司機請諸葛軍幫他們打盆水洗洗手。一開水龍頭,沒水,自來水管被凍住,諸葛軍就端著盆打來山泉水。整個車隊加油花了兩個小時,加完油,諸葛軍發現,洗過手的水盆已經結冰了!半m然辛苦,但心里還是挺開心的,七八輛車一共加了1萬多元柴油,做了筆大買賣!

  為了提升銷量,諸葛軍動足了腦筋。經常是妻子宣飛亞守站,他則騎著摩托車到周邊拉客戶。路上碰到有誰車子拋錨,他都會熱心相助,有的就慢慢成了他的客戶,后來成了朋友。

  記者采訪時,剛好碰到附近一家裝卸服務部老板黃德忠來找諸葛軍聊家常。原來,他就是諸葛軍路邊“拉”來的客戶。有一次,黃德忠的車在路邊拋錨,諸葛軍看見了,就用摩托車帶著黃德忠去買汽車配件。后來,兩人成了朋友。黃德忠的服務部有六輛鏟車,要用油,都會找諸葛軍。

  農忙時節,拖拉機忙著耕地,需要加油的時候,諸葛軍就會送到田頭;礦山里開礦要用油,他也會送到礦山。

  由于生活和飲食沒有規律,2006年,諸葛軍就被查出糖尿病。之后,加油站作息時間調整到正常的朝七晚七。但沒過多久,一些客戶反映,晚上七點加油站關門時間早了點,諸葛軍又把時間推遲到晚上8點。

  加油站里過了19個春節

  買了十年的新房,住了不到一個月

  加油站既是夫妻倆的工作場所,也是他們的“家”。記者看到,12平方米的辦公室,除了記臺賬用的電腦、辦公桌,還有一張高低鋪,墻兩邊則做了衣柜。高低鋪只有1.2米寬,上鋪留給偶爾來探望的女兒,夫妻倆就睡下鋪。

  宣飛亞說,房間里原來有兩張床,房間更擠。后來,建德支公司看到這里條件實在太艱苦,就對辦公室兼臥室進行了改造,裝了衣柜。諸葛軍花1200元買了張高低鋪。

  一家人用了17年的廚房,只有1米寬,長不足2米?吹竭@個情況,2018年,建德支公司把加油站廢棄的發電房改造成了廚房!艾F在的廚房很氣派!敝T葛軍顯得很滿足。

  加油站旁邊有一塊荒地,夫妻倆將這里開發成了一塊菜地。記者看到,菜地里種了青菜、蘿卜、萵苣筍、蒿菜、生菜等,有七八種之多!斑@里買菜很不方便,要去4公里外的蘭溪諸葛鎮。有了這塊菜地,蔬菜可以自足了,還吃不完,有時就送些給來加油的貨車司機!

  夫妻倆每天6點不到起床,吃好早飯、搞好衛生后,加油站就開門了。中午一般比較忙,午飯就很簡單。采訪當天中午,他們把前一天剩下的火鍋湯加點油豆腐、青菜就打發了。晚飯時,菜會稍微豐富些。當天晚上,夫妻倆炒了一盤青菜,再把之前燒的一盆霉干菜肉熱一下。

  自承包加油站以來,每年的春節,一家三口都是在站里度過!按汗澤庾蠲,有時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!敝T葛軍說。這幾年,加油站平時一天的銷量也就1噸多,但春節期間,每天的銷量可以達到3噸甚至4噸多。

  十年前,諸葛軍在建德縣城買了新房,但十年來,他在新房里住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月。

  對女兒虧欠太多

  承諾的旅游從來沒有兌現過

  常年以站為家,諸葛軍說對家人虧欠太多!坝H友結婚或者喬遷新居,我都沒法到場!敝T葛軍有一個姐姐、一個弟弟,有一次過年,全家老小12個人都趕到加油站,才算拍了張全家福。

  最虧欠的還是女兒!俺诵W一年級開學我送她去過一次學校,之后家長會等活動我一次都沒參加過,班主任因為不了解情況,還以為她是個單親家庭!闭f著說著,諸葛軍的眼眶有點濕潤。

  女兒讀小學時,妻子宣飛亞做好早飯6點就出門,坐班車7點15分左右到加油站,女兒吃好早飯后就自己去上學。下午5點多宣飛亞回到家里,女兒已經在家里待了一兩個小時。

  中學時女兒住校,但無論周末還是寒暑假,女兒都會到加油站和爸媽團聚,這里才是他們真正的“家”。如今,女兒已經在杭州上了大學,但只要有三天或以上的假期,她都會來加油站!皠e的同學都喜歡點外賣,但我覺得,媽媽做的菜才是最好吃的!迸畠赫f。

  小時候,女兒會問諸葛軍:“為什么別人放假都可以去旅游,我們一家卻要待在這里?”

  “油站現在走不開,有機會我們就帶你出去看看!泵看,夫妻倆都會這樣回答。

  “她(女兒)想去海邊,哪怕是省內的寧波、舟山、溫州海邊!敝T葛軍說。就這樣,這個承諾說了一遍又一遍,卻始終沒能兌現。說起這些,宣飛亞已是淚眼婆娑。

  去年高考結束,女兒終于圓了一回夢,去了一趟海南。不過,不是和爸媽,而是和高中同學。陪女兒旅游的遺憾,似乎還要持續下去。

標簽:編輯:陶韜
拍视频赚钱叫什么名字